快捷搜索:

《推理学院》10.0新版本女警未婚夫登场

听着女儿嚎啕大哭,菲探长心痛无比,他摸着菲璐的脑袋瓜儿,说道:“不过你的未婚夫,找到了吗?”

菲璐乖巧地喊了一声“凌姨”,虽然是老爹的朋友,不过被这位美女阿姨如此看着,菲璐还是有的不自然,她的眼神就仿佛可以看穿我们的内心,看到所有些秘密。菲璐想着,这个女性可绝对不容易。

菲璐嘟着嘴,颇有的委屈地看着菲探长。他可是不知晓,推理之都的杀手团伙们到底是有多么穷凶极恶!她掏出手机,把那些原本是当作证据的照片一张一张地翻给爸爸看,气鼓鼓地表示这里根本就不是一个安逸的地方,并且作为一个警察,可是很有责任保护城市的安全的!

《推理学院》10.0新版本女警未婚夫登场

看着自己女儿皱着眉头胡思乱想的样子,警探长菲沐阳似笑非笑地吸着烟斗。他有的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道:“看来这里也没叫你如何吃苦嘛!长得白白胖胖的,挺好的。”

菲璐擦了擦脸上的泪痕,有的失望地摇了摇头,抽噎着说道:“先不说这个吧,老……父亲。不过,你如何会忽然被调来推理之都啦?”

菲璐看着好久不见的老爹忽然出目前自己面前,有点伤脑筋。她还在猜测,难道他是要带自己回家的?毕竟当初中一年级气之下的不辞而别,确实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。

在带来之后的故事同时,还会有好玩的竞猜活动与不收费的好礼赠送哦!

“早啊,菲探长。”一个充满魅惑的成御姐性声音从不远处传来。这无比诱惑销魂的声线却让明羽的心脏猛地颤抖起来,他藏在黑袍下的双手忍不住微微颤抖着,他的那眼睛睛又重新恢复到了阴冷、可怕的眼神。

“哇啪啪啪!再等下去,我哥就要来了!”爆破狂徒阿布可不想被他哥——拆弹专家柯泽发现,他拿上一颗不知晓什么时间点燃引线的炸弹,像一阵旋风一样往外面冲去。

菲璐看着好久不见的老爹忽然出目前自己面前,有点伤脑筋。她还在猜测,是老爹要自己离开推理之都以回到我们的故乡城市。毕竟当初中一年级气之下的不辞而别,确实给我们的老爹带来了不少麻烦。

“动手吧!”

“好啦好啦,我知晓啦!”菲探长慈祥地笑道,刁在嘴角上的烟斗冒着袅袅的烟雾,“这次我不是来带你回家的。”

《推理学院》是一款寓教于乐的,能帮你提升察看能力、逻辑思维能力、想象力、判断力、表述能力、心理素质和表演能力;同时也可以培养你的团队精神、活跃团体氛围、增进团队成员的感情交流、提升凝聚力。是现在线上最大的杀人游戏,丰富的角色设定和多样游戏版本,带给玩家最健全的杀人游戏体验。

这个声音,他永远也没办法忘记。想到这里,他脸上的伤疤好像也开始剧烈疼痛起来,红得像是刚刚被鞭子抽打的烙印——这所有都是这个该死的女性一手导致的!

未完待续……

菲璐抬起头来,一脸惊愕地看着老爹,有的不敢相信我们的耳朵。菲探长看到女儿这幅表情,倒也心认可足了,哈哈大笑两声,说道:“从今天起,老爹我也是推理之都的一名警察了!现在任命文件还没正式下达,老爹我也只不过提前来看看这座城市,顺便看看我这离家出走的女儿。”

父女两个在阳光下有说有笑地聊着天,初春暖洋洋的天气让花草们都迫不及待地成长。在阳光照耀不到的地方,一道黑影早已在这里等候多时了。

听完这话,菲璐大大的双眼再也拦不住将要冲突防线的泪水,从眼眶决堤而下。菲璐扑进爸爸的怀里,将这几个月来所遭受的惊吓和委屈,全部化成鼻涕和泪水肆意地在菲探长怀里发泄。

他想要复仇,要完成自己下半辈子一个最为要紧的计划!于是他答应和杀手老大进行买卖,他们会帮自己完成这个计划,而自己,将永远为杀手团伙服务,他们重视的不过是自己天才般的头脑。

他根本没任何颜面再出目前父女两个面前,即便他曾是菲璐的未婚夫。

看着菲探长一脸愁容的样子,菲璐不禁破涕为笑,颇有的安慰意味地对老爹说道:“放心啦!父亲,推理之都厉害的人多着呢!我在这里认识了不少新朋友,待会儿我给你介绍一下!”

他翻起宽大而又漆黑的外套上的帽子戴在头上,遮住了满是伤疤的脸。这个叫明羽的青年,看起来仿佛只有二十来岁,却已经是白发苍苍。他听完了菲璐和探长的对话,原本阴狠而又充满了怒火的眼眸里,此刻是无尽的温顺和歉意。

好像每一次都是由阿布抢先挑起战端,杀手众人恐怕也早已习惯。伴随灰的命令,所有人都从黑暗里拿出了武器,吹响了第N次战斗的号角!

菲探长笑盈盈地看着那女性,对菲璐介绍着:“璐璐,这是我以前在警校时的老搭档,凌俐,是非常可怕的一个女性哦!哈哈哈,开个玩笑,她在推理之都工作时间也蛮久了,但你应该没如何见过她,毕竟……”

“多俊俏的小女孩啊。”凌俐眨着大双眼,打断了菲探长的话。她端详着菲璐,“叫我凌姨就好了,我一直在监狱里工作,你应该也没机会看到我。话说你这老头,如何还是那样欠打?”

关于杀人游戏10.0新版的故事已经说过一半了哦!藏在明羽身上的谜团,正是杀手和警察们纷争的开始!在没揭开真相之前,让大家拭目以待吧!

自己原本是前途不可限量的金融天才,同时也是一位貌美如花的女警官将来的老公!但,一场厄难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即将来临!但对于明羽来讲,与其说是“厄难”,倒不如相信是阴谋!他让人陷害,然后又被这声称“坚信正义”的顽固女性丢进了暗无天日的地狱监牢,在里面经历非人的折磨。

此刻,在另一边,除去明羽以外,竟还潜伏着不少人影——杀手莫可漫不经心地擦着手中的匕首,英俊最帅的脸颊在黑暗里看上去愈加冷漠;阿布早就等不耐烦了,一直在巷道里转来转去,频频向灰发出不满的哼声;狙击手库洛抛着一枚闪闪发亮的金币,仿佛在和另一个自己玩猜正反面的游戏。

菲探长眯起双眼看了看艳阳高照的天空,说道:“我也不太了解,昨天半夜临时接到消息,说是一个杀人如麻的狂徒从监狱里逃到推理之都,老爹我也是临危受命,不能不从呀!”

“别猴急,小子。”灰一动不动,指了指明羽,“你总得给他一点时间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